北京翰海2017秋拍|拍品预览(第二期)

2017-11-25

 北京翰海2017秋季拍卖会定于12月13-16日举行,13-14日预展,15-16日拍卖,地点为北京嘉里大酒店。

翰海此季秋拍,根据市场主流趋势和公司主营业务,延续中国书画、古董珍玩、当代艺术三大板块的架构,将推出法书楹联、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中国扇画、紫瓯凝香-紫砂艺术、 小雅观心-油画雕塑暨名家手稿、盛世华章-机构收藏中国当代书画、中国当代书画、中国古董珍玩等专场;更为注重作品的整齐度和专业水准。各专场均有重要作品列阵,并推出一定规模质素良好、估价平实的作品,尽可能为收藏者提供更多元的选择空间。

翰海公司微信公众号将分期介绍秋拍信息,敬请持续关注。


北京翰海2017秋拍 拍品预览 第二期


中国书画



张大千(1899—1983),原名张正权,又名爰,字季爰,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后因为出家为僧,法号大千,所以世人也称其为“大千居士”。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影响巨大,又最为传奇的国画大师,在绘画、书法、篆刻、诗词方面都有一定造诣。早期专心研习古人书画,特别在山水画实践和理论方面颇有建树。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开创泼墨与泼彩,发展了中国画新的艺术风格。由于其技法独到,创立了名闻的大风堂画派,俗称“大千画派”。

张大千《十二月令花卉》




▲Lot 440

张大千《十二月令花卉》

纸本 镜心

1979年作

钤印:张爰、大千、张爰、大千父、张爰印信、张爰之印、大千玺、大千居士、大风堂、张大千长年大吉又日利

款识:

(一)秋云片片似飞凫,又似闺中锦字书。开向枝头还烂漫,待裁羞袒寄狂夫。五十年前所赋剪秋罗小诗也,忆题于上。摩耶精舍爰杜多。

(二)水石相于仙乎。

(三)琼佩摇光翠,归来油壁车。何须拈烧凤烛,明镜艳朝霞。爰。

(四)黎山友人以丝兰见贻,戏写之,爰。

(五)锦绣曩城忆旧水游,昌州香梦接嘉州。卅年家国关幽乐,画里应嗟我白头。爰。

(六)八十一叟,爰。

(七)爰居士。

(八)色染臙支不易求,卖花沽酒替花愁。殷勤嘱付儿孙辈,一石他年值一牛。八十一叟爰。

(九)媚水荷花粉未干。八十一叟爰。

(十)_紫薇花发庭前树,花花发紫郎正来。且喜繁红今日好,始()草木爱僊才。爰翁拈香山居士语写此。

(十一)南山山色久尘埃,那得东篱择地栽。花到夷荒无气节,仰人颜色四时开。予僦居南美,四时有菊,慨然赋此。六十八年己未写此忆书其上,爰翁。

(十二)丹青从不伤摇落,一任江城五月吹。六十八年六月十日,热极不寐,起而写此小册十二页破闷。爰翁。

24×27cm×12

注:上图为拍品十二开选六


张大千对花卉画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花卉画,当然要推宋人为第一,画的花卉境界最高,他们的双钩功夫,也不是后人所赶得上的。到了元代,才擅长写意(宋末偶尔有之)。到明、清时,渐至潦草,物理、物情、物态三者都失掉了,独有八大山人崛起,超凡入圣,能掩盖前代古人”。他早年学石涛、八大的墨笔写意花卉,把石涛、八大二家之法融为一体,凝聚了石涛的苍莽、八大的浑厚,而成自家风格。

此册《花卉册》,画海棠、石榴、水仙、山茶、牡丹、紫薇、秋菊、腊梅、兰花、荷花、木槿、翠竹等十二种花卉,为其晚年精品。他平时就十分注意了解各种各样奇花异草的特征,有时还自己种竹、梅等,与之朝夕相处并加以仔细观察。因此,册中花卉,无论盛开或半开还是含苞待放的,都是借花朵不同的形态而去表现,花头正侧俯仰,花瓣也就按照各种不同方向而展开,每瓣都攒心连蒂。画菊梗用笔顿挫曲折,具有稳健的笔意。画竹枝,行笔快而迅速,绝无迟滞,嫩枝柔而婉约,竹叶下笔劲利,实按而虚起,各有情态。张大千晚年虽入粗放,但仍然是秀气满纸,他自己说:“作画笔触,贵在文而不弱,放而不野,沉而清润”。




齐白石

齐白石(1864─1957),原名纯芝,字渭青,号兰亭。后改名璜,字濒生,号白石、白石山翁、老萍、饿叟、借山吟馆主者、寄萍堂上老人、三百石印富翁。齐白石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五十七岁后定居北京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齐白石书工篆隶,取法于秦汉碑版,行书饶古拙之趣,篆刻自成一家,善写诗文。著有《白石诗草》《白石老人自述》等。



▲Lot 466

齐白石 《蔬果》

设色纸本 镜心

钤印:齐大、悔乌堂

款识:(一)明年种瓜愿瓜生五色。白石

(二)三百石印富翁白石作。

出版:《齐白石作品集》第73、74页,荣宝斋出版社,2014年9月。

73.5×30.5cm

齐白石作画一贯讲求“神形兼备”,他反对“逸笔草草”的墨戏,他画南瓜,先自种南瓜,日日仔细端详。他说:“画画喜种瓜为样,定打轻锄手自持。”但齐白石同时也反对死勾死描,说:“太似为媚俗”,他要待圃中之瓜化为胸中之瓜,而后再下笔,才能做到“不似之似,天趣自然”。


这幅《南瓜》,就充分体现了齐白石的创作理念。画中南瓜堆簇在提篮之中,篮子用粗重的笔触,如行草般纵横挥写,淋漓酣畅;成熟饱满的南瓜,以没骨法圈出,笔法写意却颇具匠心。通过巧妙安排,整个画面的虚实、疏密、浓淡诸关系协调一致,繁而不乱,具有清新鲜活的田园生活气息。南瓜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蔬菜,在民间文化中寓意多子多孙,荣华富贵,不免俗陋,只有齐白石这样一位农民出身的文人画家才能用最恰当的方式驾驭这类题材。


枇杷味道鲜美,色彩艳丽,既可供人食用又具有观赏性,画史中有很多文人画家都喜欢将枇杷入画,所以枇杷是中国花鸟画的传统题材之一。齐白石此幅《枇杷》,构思巧妙,以篆书笔意写提篮,另挂几枝枇杷在篮子把手上,画面构图顿时饱满和谐起来。用藤黄没骨法绘果实,用色大胆鲜艳,特别是在墨枝的衬托之下金黄色的枇杷更加娇艳欲滴,仿佛果香通过画面向人袭来。




于非闇(1889-1959) 原名于照,字非厂,别署非闇,又号闲人、闻人、老非,山东蓬莱人。早年随王润暄学画,1912年入师范学校学习,后任教于私立师范学校、私立华北大学美术系等学校兼任古物陈列所附设国画研究馆导师。1935年起专攻工笔花鸟画任职于故宫古物陈列所,临摹研究了大量古代绘画,打下了较深的传统根基。1936年在中山公园举办首次个人画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他相继担任了中央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北京中国画院(今北京画院)画师、副院长等职。1949年后任中央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出版有《我怎样画工笔花鸟画》、《中国画颜色的研究》等。



▲Lot461

于非闇 《牵牛蜻蜓》

设色绢本 镜心

1931年作

钤印:非闇写生、非闇

款识:辛未冬至日朔,阴霾竞日,入夜雪降,篝火制此用博。禹玉女弟一粲。非闇照并记。

98×33cm

从于非闇的随笔文字,以及其情趣爱好可以看出,他身上具有一种老北京人的“闲情逸致”,这种性格非常适合画花鸟画。而其个性中还表现出一种灵慧与细腻,张大千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建议于先生攻研工笔花卉,于先生欣然接受”。这对于非闇来说无疑是个重大转折,最终导致了他的“中年变法”。在当时的画坛以恽派没骨花卉和大写意为主流的背景下,他回归传统,以期能走出一条路来。

此作绘于辛未(1931)年,正处在他从写意向工笔转变的过渡时期。画中湖石踞于画面一角,石后篱笆之上,藤蔓缠绕,牵牛花竞相开放,一只蜻蜓停驻于花苞上,为全图点睛之笔。四朵牵牛花颜色各不相同,有蓝色、粉色、粉紫等,没骨与勾填法并用。尤其是正面这朵粉紫色的花苞,用墨线先行描写形状,复用颜色罩染,最后用色线将牵牛花瓣上的色差部分勾勒出来,可见画家匠心独具。此外,藤蔓的穿枝布叶皆从法度,没骨写叶,墨线勾筋。大红色的篱笆用双勾法,艳而不俗。这些方法的运用,使其画层次丰富,沉着明丽,有深厚华滋之美。

陈佩秋《夹竹桃》


陈佩秋 1922年生,女,河南南阳人。字健碧,室名秋兰室、高华阁、截玉轩。 国立 艺术专科学校毕业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兼职教授,上海国画院画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 会员 。擅长国画 。



▲Lot244

陈佩秋《夹竹桃》

设色纸本 横幅镜心

钤印:陈佩秋

谢稚柳题识:霅谿翁此卷已如黄鹤,此佩秋戏临,下真迹一等,弥足赏叹。

33×66.5cm


陈佩秋自学生时代就专意于宋元,将工笔花鸟画作为自己艺术的起点。依据谢稚柳的题跋可知,此幅即为临仿钱选之作,采用双钩填色画法,笔致柔劲,刚柔并济,疾缓自然。敷染入神而又清秀雅丽,枯湿、浓淡变化丰富。枝叶俯仰向背,姿态各异,绝无雷同。花朵娇妍柔美,在枝头摇曳生姿。精致的勾描及清浅的敷色,细腻而无板滞,赋予这一枝花满园的春色,芬芳怡人,给人一种俊逸清爽之感,既不追求生涩艰奥的情调,也不尚慕靡靡绵丽的风华,玉树临风,温润晶莹。




王雪涛(1903--1982),河北成安人,原名庭钧,字晓封,号迟园,中国现代著名小写意花鸟画家。历任北京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美协北京分会副主席、北京市第七届人大代表、北京市第五届政协常委、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联络委员会委员及北京市委委员 。王雪涛是卓有成就的花鸟画大师对小写意花鸟绘画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继承宋、元以来的优秀传统,取长补短。所作题材广泛,构思精巧,形似神俏,清新秀丽,富有笔墨情趣。著有《王雪涛画集》、《王雪涛画辑》、《王雪涛画谱》、《王雪涛的花鸟画》等。

王雪涛

《秋趣图》



▲Lot 203

王雪涛《秋趣图》

设色纸本 立轴

钤印:迟园、王雪涛印、秋斋情兴

款识:拟王若水法于秋斋。雪涛。

102×33.5cm

王雪涛的小写意花卉总体风格属于细致精巧一路,更多的是以陈淳、华喦等明清小写意绘画风格为基础,根据温文尔雅的性格而形成的精细、清新、缜密与绵柔共存的艺术特征。他的个人风格在作品中显得很突出,比如用色,给人直观感觉是淡雅而不薄,精神寄养完全包容在淡淡的赋彩之中。

此作描绘了秋日花园一景,风头正劲,坡地上杂草丛生。湖石之上,红叶虬枝在疾风中挺屈斜出。画面上有三只喜鹊,一鹊栖于枝上,抓住蝗虫正要啄食;两鹊在草丛中齐头并进,奋力追逐蟾蜍,后者似乎已察觉到危险临近,惊慌失措,仓皇逃命。全图造型准确、逼真生动,没有过度的夸张之笔,也没有怪异之墨,而是抓住了禽鸟的结构、势态,在画家的笔下几乎包揽了“飞、鸣、食”的各种姿态;其余如枝桠、红叶、丛菊、坡草,或没骨或双勾,笔法各异,使它们似乎也有动感,各具风采。



马晋(1900—1970)字伯逸,号湛如,又号云湖,别名伯远,早年曾用名马锡麟,室名湛花馆,北京大兴人。1922年从金北楼学画,擅长画马,宗法郎世宁。兼擅花鸟画,又工书法、刻印,并工做风筝。马晋先后担任过中国画学研究会助教、评议等职。1938年、1946年在北京中山公园两次举办个人画展。1956年任北京国画社筹备委员会主任。1958年被中央文化部聘为北京中国画院画师。1962年在北京、1964年在河南又举办了两次个人画展。曾任北京市东城区人民代表、北京市东城区政协常委。


▲Lot 275

马晋《浴马图》

设色纸本 立轴

钤印:马

款识:湛如居士马晋。

周肇祥题识

142×74.5cm

清代从康熙到乾隆年间,受外国传教士郎世宁、艾启蒙等的影响,糅合中西的画法,逐渐形成一种新派绘画,即纯以西洋画的表现手法画中国画,独具面目。马晋的父亲在清朝贵族家管理马匹,因而马晋自幼常出入马厩,常常为马图形。1920年入中国画研究会,师从金城、陈师曾。他笔下的马注重写生,参以临摹所得,善于把握马的各种形态和构图。

此图近景一棵虬松,老干斑驳,几乎撑满全幅,远处的草丛中,三匹骏马正在饮水休憩。图中树干、枝丫还保留一些中国传统绘画的特点,而苇叶、草坡就有西画的味道,至于全图的中心—马,则采用了郎世宁式的渲染法,骏马毛皮溜光、马鬃纷披,纯粹是按照西画的明暗、结构来表现。先以淡墨勾出马的轮廓,再以色逐层渲染、直至合度;最后再以碎笔画鬃毛。这样色比线占的比重稍强,最初勾勒的淡墨轮廓线消失了。画面有些阴阳光暗感,但并不过分强调明暗,使形象有立体真实感,可见在当时这种糅合画风颇受欢迎。



▲Lot 94

韩菼《行书七言联》

洒金笺本 立轴

钤印:韩菼之印、太史氏

释文:方床石影高怀远,细雨茶烟春画逢。

款识:慕庐韩菼。

126.5×30.5cm

韩菼,长洲县(今苏州)人。从小随父读书,“精研经史,贯穿百家”。参加童子试,因文章不合时俗被邑宰斥为“劣文”。翰林学士徐乾学回苏闻其文,则感叹曰:“此文开风气之先,其盛世之元音也”。康熙十一年(1672),韩菼以国子监生中顺天府乡试;翌年,又在会试、殿试中夺魁,成为清代第一位连捷会元、状元的文人。

康熙皇帝对韩菼的学识和文章都十分赞赏,曾说:“韩菼为天下之才,风度好,奏对亦诚实。”又说:“韩菼学问优长,文章古雅,前代所仅有也。”还说:“韩菼所作文章,能道朕意中事”。对一个文臣如此赞扬,这在当时极为罕见,可见康熙对韩菼何等器重。乾隆十七年(1752),韩菼去世已近五十年,乾隆帝下旨,褒奖他“雅学绩文,湛深学术……为艺林楷模”,并追封谥号文懿。史载韩菼擅行草书,由此行草书七言联,可以看出其书法的特点是“以颜为骨,以赵为肉,而肉多于骨”。运笔大胆奔逸,笔力外拓,提按转折处,圆劲雄厚,有“折钗股”之意趣。


 


▲Lot 140

王文治《行楷书十一言联》

洒金纸本 立轴

钤印:柿叶山房、文智私印、文章太守

释文:架上诗书时有清芬侵晓梦,壁间图画略添逸兴抵春游。

款识:书赠梅墅大兄亲家并请正字。姻弟王文治。

鉴藏印:师氏守章昆仲印

285×33.5cm

王文治早有书名,二十六岁时曾被派出琉球,书法颇得当地人的喜爱。他后被称为“淡墨探花”,与刘墉形成鲜明对比。王文治楷书师法褚遂良,行草书主攻《兰亭序》、《圣教序》,兼师米、赵、董诸家,是一位沿着传统帖学道路行进的书法家。

从传世作品看,他的笔法受米芾、赵孟頫影响更大一些,点画峻拔,转折处棱角分明、骨力强劲,且笔笔清晰、干净利落。结体取势以平正为主,内敛而外纵,时用李北海法耸拔之右肩。章法多得益于董其昌,字距、行距疏朗,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清劲潇洒、神采奕奕。他于董氏情有独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都精于禅理,思想上更有相通之处。王文治很推崇禅宗的“顿悟”之说,很多作品都透出一种禅家清远的意味。此行楷书十一言联,尺幅巨大,是王文治代表性的书法风格,字体结构清洒飘逸,字形娟丽有劲,既蕴蓄着晋人之风,又表现出“清风出岫,明月入怀”的境界。章法上与董其昌毫无二致,字间距离疏散,再加上淡墨的烘托,一种超远散淡的禅境油然而生。



▲Lot 77

李鸿章《行书八言联》

冰梅纹笺本 立轴

钤印:李鸿章印、大学士肃毅伯

释文: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惠丰和畅游目骋怀。

款识:少荃李鸿章。

168×36cm

李鸿章身居“相国”高位,是清代所有汉族文武官员中,官位最高、权势最大、中国近代史上最赫赫有名的人物。身为晚清重臣,其书法造诣亦是可圈可点。鉴于他的特殊身份,他常以对联、条幅赠予同僚和朋友。他的书法典雅高逸,字形清秀而有法力,点画粗细协调,熔楷与行书于一炉,向为人们所珍视。他曾说:“发笔处便要提得起,不使其自偃,而遒劲非是怒笔木强之谓,乃大力人通身是力,倒辄能起,此惟褚河南、虞永兴行书得之”,从中亦可体会他对书法艺术的体悟、取向与门道。

此行书八言联,上联“快雪时晴,佳想安善”取自王羲之《快雪时晴帖》;下联“惠风和畅,游目骋怀”,借用羲之《兰亭集序》句。书法还是以颜真卿为宗,用笔以圆为主,兼之以方、侧,显得灵动巧变、洒脱畅逸。线条内涵丰富,章法落拓圆满。




▲Lot 659

王时敏《隶书》

纸本 立轴

钤印:王时敏印、西庐老人

款识:书为廷宰亲丈。王时敏。

157×44cm

王时敏精于隶书,他自己曾说“自髫龄”之年即耽习于《魏受禅碑》、《夏承碑》,因而笔迹苍劲浑厚。恽寿平尝赞王时敏的榜书八分是“铁画银钩笔势殊,香林莲社每停车。年来题署名山遍,乌翮争传次仲书”。据说当时名山梵刹,非其书是不足为重的,他的书法为海内所珍如此。

他在《跋孙汉阳(孙克弘)隶书千字文》中说:“吾吴自文太史父子并工隶书,古法兼饶天趣,秀逸绝伦,华亭孙汉阳继起,更以苍劲取姿,名满海内,并称八分之杰,虽两家风格稍殊,要皆原本《受禅》、《夏承碑》,故能穷微极造,凌跨唐宋,后遂寥寥嗣响…”可见,王时敏的隶书,与文徵明、孙克弘师出同门,是清初奇崛突起的巨擘。

此作写宋人贾昌朝《咏凌霄花》七言诗,“书为廷宰亲丈”。“廷宰”或为王廷宰,字毗翁,号鹿柴,松江府人。岁贡生,崇祯十七年秋,参史可法幕,后见时事不可为,遂归隐。王时敏所竭力追求的古法,与他的艺术思想是一致的。他的隶书吸收了汉隶醇厚高古、清劲沉雄的风貌,于端庄沉穆处下功夫,体方笔健,气魄宏大。传世书迹,似比画要少。从此作精妙凝重的笔致,可以窥见其书法的风韵,较之文徵明尤为浑朴遒劲,姿趣横溢。



▲Lot 504

康熙帝《行书》

纸本 立轴

钤印:康熙宸翰、敕几清晏、渊鑑斋

释文:公馆似仙家,池清竹迳斜。山禽忽惊起,衔落半岩花。董其昌。

154×56cm

明代书坛,名家辈出,如百花争艳。其间出现了一些开宗立派者,以其楮墨风流影响着后世书家,董其昌便是杰出一人。其书法参酌了李邕、徐浩、米芾、杨凝式笔意,融会贯通之后最终形成了具有影响力的书风。到了清代,康熙皇帝尤为偏爱董其昌的字,甚而亲自临摹,并常列于座右,晨夕观赏,赞其“天姿迥异”、“如微云舒卷,清风飘拂,尤得天然之趣”。

此行书五言诗,不仅款题“董其昌”,而且书风极类董书,应是康熙刻意临摹董其昌之作。在运笔上,他得董书神韵,能于运动变化之中完成点画的各种书法形态,灵动流传,曲尽其妙。全作以中锋为主,少有偃笔、拙滞之笔,呈现出浑厚圆润之势。字与字之间,或笔断意连,或牵丝为之。如“惊”与“起”、“岩”与“花”之间,形成细若游丝的连笔萦带和上下呼应之势。结字上,长短合度,疏密均衡。如“似”、“山”、“忽”等字稍小,写到“斜”字,则随兴所至,显得飘逸空灵,回味悠长。



▲Lot 501

乾隆帝《楷书》

洒金绢本 横幅

钤印:乾隆御笔之宝

释文:蘭陔介寿。

69×217cm

乾隆喜爱书法,造诣精深。自内廷到御苑,从塞外到江南,园林胜景,名山古迹,所到之处,挥毫题字,墨迹之多,罕与伦比。他将多年搜求得到的晋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和王洵《伯远帖》三种书法珍品,称为胜于“丰城之剑,合浦之珠”,专门辟室“三希堂”收藏。

此作书“兰陔介寿”四个大字于洒金库绢之上,正中钤“乾隆御笔之宝”方章。“兰陔”比喻孝子养亲。晋代晋束晢《补亡诗》曰:“循彼南陔,言采其兰”。意谓沿着南陇采摘香草,用以供养父母。“介寿”典出《国风•豳风•七月》:“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介,助也。《七月》叙写收获粮食酿成之酒,可使老人饮后延年益寿。后世常用此典表示祝愿长寿。因此,“兰陔介寿”大约是孝顺父母,祝福长寿的意思。全书笔画丰圆秀润,结体端严平正,深具雍容华贵、富丽典雅的宫廷特色。



刘奎龄(1885─1967),字耀辰,号蝶隐,自署种墨草庐主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开派巨匠,动物画一代宗师,被誉为“全能画家”,能工善写,擅长动物、植物、人物画及山水画。

在历代画史中,鲜有像刘奎龄这样表现题材如此广泛的画家,举凡翎毛花卉、水族鳞介、草虫蔬果、走兽、人物、山水,靡不涉猎,尤以花鸟、草虫、走兽最为见长,传世作品的数量也最为可观。技法丰富还新颖,画面丰富和谐,清新优雅,写实而主风神,堪称画坛之独步。




▲Lot 857

刘奎龄 《教子图》

设色纸本 成扇

1932年作

钤印:刘奎龄印、侯官黄濬

款识:(一)壬申夏日,应鼎臣七兄雅属。刘奎龄。(二)壬申小暑前三日,奉鼎臣七兄大教。秋岳黄濬。

另面:黄濬楷书

18.5×50cm

刘奎龄堪称自学成才的全能画家。少年时代开始学习西画技法,接受了透视、色彩、解剖等写生知识。步入中年以后,他在临摹古代名家名作的同时,不遗余力的研究并引入西洋写实传神技法,特别是对郎世宁与竹林栖凤等人的技法情有独钟并有巧妙的借鉴,使其作品形象真实生动,极富立体感、运动感和质感。

鸡是古今画家常作的绘画题材,其原因不仅因鸡是“六畜”之一,且鸡是盘中佳肴。据《三字经注解备要》载,鸡有五德;其头戴冠者,文也;足搏矩者,武也;见食相呼者,义也;近前敢斗者,勇也;司晨不失时者,信也。刘奎龄此扇画一只母鸡携鸡雏于丛间啄食的场景。画五只雏鸡取“五子登科”之意,母鸡育五雏取“教五子”之意。他这个时期画鸡主要采用没骨渲染法,采用渲、刷、染的方法来体现物象的质感与真实感。其用线可谓“惜线如金”,体现出西画素描造型的特点,用线条、轮廓线把动物大的体面关系表现出来,当然也不乏写的意味。画中群鸡意态悠闲,颇有饱足之状,可见画家所作虽为花鸟,却把人之生活理想融于其中。

扇子背面为民国著名政客黄濬楷书七言诗。黄濬自幼随外祖父读书,4岁识字,7岁能诗,因其早慧遂有“神童”之誉。其书法清丽可爱,亦可赏玩。



启功(1912——2005),字元白,也作元伯,号苑北居士,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著有《启功书画集》、《启功丛稿》、《诗文声律论稿》、《汉语现象论丛》等多种著作。启功曾临习大量碑帖,他的书法作品,无论条幅、册页、屏联,都能表现出优美的韵律和深远的意境,被称为“启体”。他的画作构图严谨,手法生动,色彩鲜明,韵味悠长,尤其擅长山水竹石,极富传统文人画的意趣。



▲Lot 896

启功《书画合璧》

设色纸本 成扇

1941年作

钤印:启功、元伯、启功之印

款识:(一)琴宣先生雅正。辛巳春日启功画。(二)琴宣先生大雅正。启功。

18.5×48.5cm

启功先生早年学画,虽转益多师,但目标明确,尤喜临元四家及清四家之作品。如其自题《枯木竹石图》诗中所云:“问余借得谁家稿,请向元人卷里看”。对于“仿”,主要是借笔墨表现思想与精神的手段,状物退到了次要地位。因此,彰显个人志趣怀抱在他的画作中得到了极大的弘扬。他的心态从容、淡定,极讲究笔墨趣味和山川境界,所以他的“山水”已不是客观物象的再现,而是一种精神怀抱的寄托。

此扇为启功先生书画合璧作品。扇子正面绘云山图,仿元四家之一高克恭笔法而成。画面右下角作一小丛近树,溪水的对岸是葱葱郁郁的密林矮木,背后是云气缭绕的远山。云山取元人高氏法,横点皴染,并用绿点破醒,富有厚重之感。画树,也是逸笔草草之作,横涂竖抹,意到为止。所谓:“点滴烟云,草草而成,而不失天真”。笔中有墨,墨中有笔,润而不薄,厚而不涩。看上去远山、近树、浮云皆极简练,细细品味起来,随意挥洒而自得妙处。扇子背面为先生行草书七言诗,如行云流水,飘逸潇洒。



黄宾虹(1865-1955 年),初名懋质,后改名质,字朴存,号宾虹,别署予向。近现代画家,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精研传统与关注写生齐头并进,早年受“新安画派”影响,以干笔淡墨、疏淡清逸为特色,为“白宾虹”;八十岁后以黑密厚重、黑里透亮为特色,为“黑宾虹”。他的技法,得力于李流芳、程邃,所作重视章法上的虚实、繁简、疏密的统一;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所谓“黑、密、厚、重”的画风,正是他显著的特色。


 


▲Lot 814

黄宾虹《山水》

水墨纸本 成扇

钤印:黄宾虹、復堪

款识:(一)云峰先生属。予向。(二)右録谢宣城诗。为云峰先生属。罗惇□。

另面:罗复堪行书

20×52cm

在写于1934年的《画法要旨》里,黄宾虹的表述是:“用焦墨与宿墨者,最易蹈枯涩之弊,然古人有专用焦墨或宿墨作画者。戴鹿床称程穆倩画‘干裂秋风,润含春雨’,干而以润出之,斯善用焦墨矣”。1937年,黄宾虹在北京讲学,又讲到焦墨,曰:“古法有之,在画完成,用于点苔及树阴等处。后明人变之,完全用焦墨画,以垢道人为佳”。显然,后者更进了一步,黄宾虹研究擅用焦墨的垢道人程邃得到的独家心得,所谓“于浓墨、淡墨之间,运以渴笔”,超越了古人关于焦墨法的规范,可谓道前人所未道。

此扇正面黄宾虹枯笔山水,正是从程邃焦黑法而来。图中远近山峦,使用枯笔渴墨,墨色浅淡,故隐约可见。山岗坡石上树木偃仰,疏密穿插,勾点相间,简于枝头而繁于形影,与山峦疏略的笔意相照映,笔墨造型极为概括。从中可见,画家对物象的描绘几乎摒弃细谨刻画,均用枯笔渴墨艰涩的勾勒、点擦。出于黄宾虹的笔墨功力,荒朴自然又生意迸发。

背面为罗复堪章草七言诗,罗氏工书法,楷、行、草无不兼擅,尤以章草之法作书,最为可喜。

古董珍玩




▲Lot 2101

清中期 红木嵌碧玉描金花卉诗文插屏

H32cm

屏面以和阗碧玉为材,致密纯净,长方形。两面均以描金手法装饰,正面为芝兰雅趣,幽僻之处,有兰花数枝,未见其形,先闻暗香,兰花枝叶舒展,姿态婉约袅娜,令人心醉,画意超群。插屏之背面则题刻唐诗人裴度咏兰诗一首:“天产奇葩在空谷。佳人作佩有余香。自是淡妆人不识。任他红紫斗芬芳。”,“戊辰菊月书”,后落“幽”、“兰”款,此件插屏材质精美,描绘精细,画面题材寓意美好吉祥。置之案头,朝夕唔对,怀袖生香。



▲Lot 2139

清中期 白玉佛手花插

H5.5cm

佛手花插,白玉雕成,枝梗与果实的连结以透空技法处理,凭添轻灵意象。所雕佛手果实饱满,枝叶翻卷有致,形象灵活。清人取其状如人手的艺术形象,每以长手寓意长寿之意,亦是文人案头陈设中的讨喜清玩。为玉堂清供之上品。佛手有“佛佑”之意,又谐“福寿”之音,寓意“福寿双全”,是清代常见的吉祥玉作题材。

清光绪 青花粉彩荷莲碗




▲Lot 2446

清光绪 青花粉彩荷莲碗(二件)

D17.7cm “大清光绪年制”楷书款

此对粉彩碗为清代官窑传统品类,分大、小两种规格,这一对宫碗属于前者,其碗型周正,口沿、底边皆描金,内壁以青花绘缠枝花卉纹,寓“为官清廉”。外壁以粉彩饰荷塘图,白鹭穿行于芦苇及荷叶与莲花之间,荷花丰润饱满,花叶繁茂,寓“本固枝荣”、“一路连科”,表达根基牢固,高官厚禄之意。底书“大清光绪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整器构图繁密,色彩鲜艳,尤其荷花的绘画方法,花朵较之另一类荷莲纹碗更加硕大,雍容典雅,且以矾红及粉彩两种方法绘画,极富装饰效果。

清 粉彩九桃天球瓶


天球瓶,是明永乐、宣德时期景德镇窑的创新器形,流行于清代雍正、乾隆两朝,属于陈设用瓷。后世所制粉彩蟠桃纹天球瓶多以雍、乾时期的制品为蓝本烧造而成。雍正官窑粉彩瓷器上所绘蟠桃多绘八只桃实,而乾隆时则多绘九只桃实,因此有“雍八乾九”之说。以九桃纹装饰瓷器是官式瓷器的传统题材,至光绪朝仍有烧造。

粉彩为釉上彩品种之一。与五彩相对而言,故亦称软彩。创烧于康熙晚期,成熟于雍正、乾隆两代。粉彩在彩绘中以渲染表现明暗,使每一种颜色都有不同层次的变化。《饮流斋说瓷》中说“软彩又名粉彩,谓彩色稍淡,有粉匀之也,硬彩华贵而深凝,粉彩艳丽而清逸。”



▲Lot 2320

清 粉彩九桃天球瓶

H54.2cm “大清乾隆年制”楷书款

此器直口,颈腹较短,腹部丰满浑圆,圈足。通体施白釉,釉色莹白,肥亮润泽。瓶腹部粉彩描绘桃树一株,枝干茁壮,自瓶底而出,沿腹部蜿蜒而上,九颗硕大饱满的桃实压坠枝头,有“九重春色醉仙桃”之美,寓意多子多孙,多福多寿,吉祥如意,是厅堂陈设佳器。桃实饰彩浓厚,运用渲染手法描绘,成功地表现出成熟桃实的娇艳色彩。其枝繁叶茂,形成叶有阴阳向背、树有老枝新芽的效果。底心落篆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寄托款。此器造型稳重端庄,构图疏朗有致,釉色浓淡相间,绘画精细工巧。

2002-2013 Beijing Hanhai Auction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43782号 翰海经营许可证号:1101041159871          技术支持:

访问量:928